天下倾箬

#诺胖脑残粉#
#拜仁的后防令人头大#
#希望胖子早日当上前锋#
#求投喂诺胖各种文#
#感谢大家的喜欢#
#感激不尽#
#新年也要加油#
#日常不想写实验报告#
#不定期更新,慎关#

祝大家七夕快乐!
最近文力透支,没有贺文

你是什么香味的 完结感言

其实这篇文拖了很久了,一开始只打算写个短篇,虽然现在写的也不是很多,但是也是有小三万字了。选择在2018.07.25完结了这篇文章。我很喜欢这个文章的想法,因为它记录了我从大一到大二结束对于我这个专业从浅到深的理解。我也是阴差阳错进了这个专业,并不是因为一开始就那么喜欢。很多事情都是机缘巧合。我很喜欢拜仁的每一个人,我喜欢罗本,我喜欢里贝里,我喜欢穆勒,我更喜欢诺伊尔。我知道我不了解真正的他们,但是我却想要把这个文章写出来给大家看。会有一定的OOC,这里还是道个歉吧,不要把文里的人设当成真正的人物性格。每个人都是复杂而又多变的,我们无法保证在现实中的故事像我的文章里那么美好和谐,事实上每天光看新闻都能知道,俱乐部里不是每件事都和打羊头牌那么的可爱美好。现实中糟心的事情一堆又一堆,但我只是希望能够在这个小文章中寄予一些我的美好希望。

这篇文更是承载着我的学习过程,我很感激这篇文,因为我从刚开始接触香料开始到现在已经可以调配一些简单的香精,我深知我还没有接触到任何深度的知识,我想做的,只是单纯的记录,但是后来也不一样了。我习惯把我在学校学到的新的香料知识,或者我特别有好感的香料写入这篇文章里面。也可以说这篇文章也激发出了我深入学习香料各个方面知识的一个动力。这是相互促进的,这也是我很感谢这篇文章的原因。

我是第一次写那么长的文章,当中我也有过想要放弃的念头,但是每次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让我不舍得,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篇文章文档一直放在我的桌面吧hhh

所有的我提到的香味都是我在香水展或者上课时嗅辨过的香水,其中也参考了一些在香水时代这个网站上找到的一些资料来完善这种香气感受,我会抽空把每个香水都给大家放出来看一下。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找到小样闻闻看,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再次感谢大家看了那么久的《你是什么香味的?》很感激每位点赞阅读的朋友们,是你们让我继续写了下去。我们有缘再见了。


你是什么香味的【28】完结篇

很快就到了圣诞节,冬季圣诞节当天,早早做好工作的他们就开始策划起了圣诞舞会。

今年的圣诞派对除了一如既往的员工合唱走调的jingle bells,以及每个员工的创意圣诞祝福,派对上的主题也非常特别。

今年是香料的派对。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特殊的香料身份。

抽签决定了每个人所扮演的香料,毕竟像吲哚这种香料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扮演的。让我们看看是哪位可怜的孩子抽到了这个香料。

可怜的聚勒顶着个苯环的帽子,一脸无奈,反观旁边的鲁迪,抽到的虽然不算是好牌,但是至少也是不算臭的糠醛,算是咖啡中的主要香料,可以说是非常符合咖啡店老板的身份了,顺便还给他的咖啡厅打了个不小的广告。

食品实验室的阿尔杨和弗兰克为了不想要抽到含硫类香料而大打出手,最后在可怜的阿拉巴抽到了烯丙硫醇——大蒜的主要香气成分之后,又上演了好兄弟的戏码。阿拉巴顶着个两边各有一个调皮的甲基晃来晃去的帽子,忍受着他的师傅们的无情的嘲笑,委屈地去找科曼诉苦。

“我是真的不知道,这种抽签有必要争的那么死去活来吗?好像抽到哪个香料他们就是那种香料一样,一点意思都没有。”托马斯冷静地向莱万吐槽着前面的混战,大家都在为能够抢到好闻的香气拼尽全力。

莱万尴尬地保持着微笑,努力抑制着自己喘气的欲望,“可能只是童心未泯吧。”

曼努在旁边喝了杯啤酒,咂咂嘴,内心不禁翻了是个大白眼给他们,仿佛刚刚在那群人堆中没有他们一样。

是的,没错了,刚刚还在那面悠然自得地吃面包看戏的托马斯和罗伯特先生,在十分钟前也在那群人堆中抽签。

说是抽签,托马斯偷偷翻开了每张签的背面,也就是说,现在他们带着的帽子,就是他们最想要的香料了,两个人都带着相似的长长的帽子,滑稽得像是检测雷电的避雷针,仔细观察两个帽子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一根键而已。在天然精油中还难以分离。

一个香茅醇一个香叶醇,两个香料蜜甜如斯,却带有一些酸感和凉意,这样组成了玫瑰香精的主体香韵。

不得不说,虽然托马斯是市场部的,但还是蛮有眼光的。

约书亚没有什么包袱,抽到那一个香料都可以,毕竟最坏的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挑到了铃兰醛,这种伪装成妖艳的白花的单纯的小白花。

阿尔杨一脸不情愿地戴上了象征着草莓醛的帽子,为了配合草莓醛的名字,这个帽子还特殊地设定了一个垂下来的草莓。
“要不是因为抽到这个签,我才不愿意带这个草莓帽呢!”阿尔杨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嘀嘀咕咕。

“可拉倒吧!谁不知道你最喜欢草莓了,还喜欢粉红色的东西。”弗兰克毫不犹豫地拆穿了阿尔杨的自我安慰和开解,声音响得在嘈杂的酒吧里也听得一清二楚。

“弗兰克里贝里,你就是在找死!”阿尔杨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木棍,追起了弗兰克,那个场面就和黑帮大佬火拼没什么区别。

曼努抽到的是二氢茉莉酮酸甲酯。这名字听的很拗口,却是他非常喜欢的一种香料。虽然这个香料的香气强度不大,但是放在整体香基里,会提调其他香料的香气。所以他满意地戴着这顶帽子,穿着巴伐利亚背带裤在那里悠哉悠哉地看戏。

拜仁总是有这种魔力,将所有人都凝聚在一起。其实每个人何尝不是香料呢?每个香料味道各不相同,或许单独嗅闻这种香料会感觉粗冲不和谐,但是放入了其他香料之中,却会意外地形成某种化学反应,这群人就是那些香料,各个香气十分特征而又强烈,却因为种种在拜仁一起工作。

而拜仁,就像是香水酒精,稀释了香精由于浓度所带来的粗冲,化学的味道,转而形成了更和谐的香气。

他的身边是答应来圣诞舞会的拉姆先生。他对于这种活动一向不太热衷,但今天却也老老实实地让羟基香茅醛的帽子留在了头上。

二氢茉莉酮酸甲酯和羟基香茅醛会形成泄馥基,增加整体香精的香气强度。

拉姆先生面带笑意地看着这群玩闹的家伙,大概明年,会更好一点吧!

“曼努,你说明年这群人应该还在这里吧!”

“会的。”


你是什么香味【27】

质检通过之后,市场部就从多方面包装了曼努新调配的这款草莓美食系的香水。“阿尔忒弥斯”是最终商定后定下的名字。如同古希腊众神中的狩猎女神一样,美丽青春,富有生气与活力,但在狩猎时却又展现出精明干练的样子。一人千面。

这款香水推出之后,市场反应有些分化。这和拜仁现在在行业的地位是遥相呼应的。在其他香料公司强势崛起的同时,拜仁系的香水可能在欧洲的统治地位有所下降。拜仁迫切想要维护自己在香料界的地位,所以想要做出些改变。

海因克斯先生已经离开了,新的CEO并没有太多的经验使人信服他能够带领这样一个可以称为是霸主的拜仁再次走向属于拜仁系的巅峰。

但是现在作为一个霸主,却没有一样能够足够压倒其他竞争公司的知识产权专利,霸主地位未免有些勉强。

这款香水作为女香还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创新。但远远比不过巴黎的公司和西班牙公司这几年推出的玫瑰系列香水。

今年的流行调性是美食调,这个拜仁没有预估错,而且做得也不错。

可惜,总是差了一口气,从香料的纯度到提取香料的方法的精度以及产品的多样性都较去年没有更多的突破,合成香料的纯度以及合成香料的持续研究是香料公司的立身之本。

产品的推出间隔时间较长,拜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了。

如果没有纯度和创新的合成香料,那么拜仁就再也没有可能回到合成二氢茉莉酮酸甲酯的时候的辉煌。

在合成二氢茉莉酮酸甲酯时,也是一个意外,但却能够垄断市场供应5年,受到了广大调香师的追捧。在强大的研究体系之中,拜仁得以处于业界的巅峰。

可是现在却不是这样了。生物技术的出现,使传统的调香遇到了一些阻碍。而拜仁的生物制香迟迟没有敲定,投资也不够。

曼努在这几天的宣发会上已经筋疲力尽,他甚至闻到了身上的奶油味和薄荷味。开车回家之后躺在了自家的沙发上,胡思乱想了很多。

拜仁的走向到底怎么样,定位是什么,下一次的调香到底是什么主题……

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这一周唯一的好消息是拉姆先生带来的。他带来了动物质检的替代方案,使用未出生的鸡胚来代替活体实验。

并且拉姆先生决定回到德国的香料行业来。虽然没有确定是在拜仁担任管理层还是去食药监担任质检师,但这至少给了曼努一些信心。

这几天的连轴转已经让所有人都明白了,拜仁的辉煌早已不在。但是大家都不甘心,否则就不会这么心照不宣地在公司加班的昏天地暗,连饭都顾不上吃。

曼努在怀疑,拜仁的光辉时代会在他们这一群人身上再一次降临吗?但是大家都在尝试,不管使用什么方法。

曼努在沙发上枯坐了很久,想的很乱很杂。但意外地嗅闻到了自己的香味。

和之前闻到一些单一的香料的味道不同,这次是和闻到别人身上香味一样的感觉。是一种复杂的香味,充斥着薄荷的凉气,岩兰草和奶油的味道增加了它的厚重感,胡椒味和生姜味增加了辛香和辣感。有着海水干净的味道,又有着海边的阳光味,却带着最原始的狂野性,十分通透,带着一些锋利和冷硬,却不会让人感到刺鼻。

曼努不太相信这是他身上出现的味道,但他是确确实实闻到的,他的家中十分干净,即使是香水瓶也规规整整放在书房,在客厅只有他的香味无误了。

曼努想着,他都能闻到自己的香气了,拉姆先生也即将回来了,或许这是能够起到安慰作用的东西吧!


你是什么香味的【26】

曼努突然有了一个他认为很棒的想法。

他参考了当时布特调香师留下的香料配置,当时的脂蜡香气粗冲而不圆和。现在的曼努也不敢轻易尝试。化学气太重的香气难以修饰。

他想要衬托出草莓的甜味,那就要用酸味和咸味来衬托它的甜味。曼努不想千篇一律地描述草莓的清甜味,草莓还可以是浓烈的甜味,像刚刚煮出来的草莓果酱一样,不掺杂任何其他特色的甜,甜到了一个人的心里,如蜜却带着腥甜,暗藏玄机。

海风的咸味正好能衬托出草莓的浓甜,无花果的清新酸味使草莓的甜味不再单调。

曼努给这款香水的标签是“出挑”和“娇媚”。(女人味 蒂埃里穆勒)

草莓的味道是最重要的主香调,抛却了化学感浓重的脂蜡香气,配合着娇媚的主题,曼努决定体香中加入白色花的香调来体现妖娆的气氛。

白色花的代表当仁不让就是橙花了。

海风的咸腥带来了一种清爽怡人的风格,配合着果肉的鲜嫩多汁,草莓的纯甜和奶甜结合在一起,延续这味道的是妖娆的橙花和酸甜的无花果,最后又优雅地用木质香结尾。

你看,这个香水处处充满了心机。或许开始你会以为这是一款清爽而又适合少女的温柔的香水,柑橘的酸甜和草莓的奶甜使这款香水似乎很百搭,可是过了一会儿,富有侵略性的白花香调冒出了头,仿佛是少女的心中住着个小恶魔,又让人感受到了贵妇的风韵和纸醉金迷的推杯换盏,最后优雅地旋转,拉住自己的裙摆,悠然离去。

曼努至少现在十分满意这款女香,这是第一个他做的美食调香水。于是他兴奋地准备拿去给质检部做一个评鉴,半路上就看到了约书亚,约书亚对他手上的这瓶粉红色的样品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并且自告奋勇想要尝试一下这个香水。

曼努自然是满口答应,毕竟就这样毫不避讳愿意直接尝试未稀释女香香精的,约书亚是第一个,他取出一点滴在了约书亚的手上,浓烈的草莓甜味充满了整个空间。约书亚表面上波澜不惊,甚至还仔细嗅辨了一下这款样品的调性,但他身上的味道却已经出卖了他。

约书亚身上的橙花味都已经要盖过他自己调配的香精了。

曼努虽然同情(?)约书亚看似精明,但是还是栽在了这么明显的坑里,但是仍然展现出了作为一个前辈的工作的专业性。

“约书亚,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待会儿不要洗掉这个味道,告诉我一下这个样品的前中后调的变化以及你的感受吗?”曼努脸上始终挂着友善的笑容。

约书亚勉强维持着微笑,看着曼努脸上的“你一定是可以的”,“毕竟你是拉姆先生的接班人”这种明显的字样,被蛊惑般地点了点头,“当然了,诺伊尔前辈。”

送去了质检部进行了色谱图的鉴定,以及成分的核定,曼努气定神闲地走在回实验室的路上,心里还想着今天下午去咖啡厅吃些什么。

草莓松饼?不不不,最近草莓的东西还是少碰为妙。

马卡龙?最近他的甜食已经摄入过量了,如果再不控制,在身材上很快就会被看出来,然后受到托马斯无情地嘲笑,以及拉姆先生的“善意的”督促。

思来想去,还是柠檬派加热巧克力比较靠谱。

回到了实验室,他听到了乌尔赖希和福吕西特尔的悄悄话。

严格来说,这并不能算是悄悄话,因为在他来的路上,他已经听到了很多人在说这件事了。

“约书亚 基米西竟然用了香水!还是那种带有粉红草莓味的!”

天哪,这可真是一个坏消息。

但这至少证明了曼努的草莓味在整款样品中仿真性不错。曼努甚至有些高兴。

至于约书亚这几天的水深火热,就当是为产品做出的一些小小的牺牲吧!


感想:德国足协真是令人糟心。厄齐尔真的是牺牲品QAQ
还是做一个人蜜吧!

你是什么香味的?【25】

曼努把自己的假期销了,休息了这么多天,需要回到实验室好好准备一下。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公司的实验室里闻香精了,鼻子也会生疏。

他需要重新再认识一下这些可爱的香料香精们,不知道他们今天会是什么样的味道。

“曼努,这季度调香部的市场评测出来了,你过来拿一下吧!”托马斯的小卷毛脑袋出现在了调香室的门口,呼唤着刚刚套上实验服的曼努。

曼努抿抿唇,跟上了托马斯。

托马斯带着曼努来到了市场部,把一叠厚厚的材料交到了曼努的手上,上面密密麻麻地打印着每个志愿者的闻香感受以及偏好和最近各个公司推出的新款合成原料之类的。

往年都只是欧美范围内的调查,但是这次的市场调查不同,这次加了亚洲市场。

这不算是拜仁眼光独到,倒是整个德国的香料公司达成的共识。

一沓资料被曼努抱回了自己的实验室,随后就交给了福吕西特尔和乌尔赖希摘要分析消费者的偏好香味。

欧洲今年的流行调性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却比起往年有些微妙的改变,映射到香水调性就已经是天差地别了。

女香是脂粉花香调,依旧是浓重的,但是今年的调性中,美食调却意外地受人欢迎。美食调曾经拜仁尝试做过一款,但是却没有收到较大的反响,没想到今年却又再次流行了。

2008年的时候,流行的是果香调和木质调。

当时还是布特调香师突发奇想做出的一款甘甜草莓味的美食调香水,虽然听着小清新,但是名字却让人意外——“粉红娇娆”。

使用了当时不算流行的脂蜡皮革香气来衬托草莓的甘甜,但是当时这款香水没有作为拜仁当季的主打产品宣传,所以知名度比较低,发行得比较少,也就一些死忠粉手上会收着那么一两瓶。

曼努当时可算不上拜仁的死忠粉,自然手上是没有当时这款香水的。但是他曾经听拉姆先生说过这款香水,这是一个很意外却很惊喜的尝试。

这是拉姆先生的原话。

曼努去找了托马斯寻求帮助,看看他能不能有什么渠道再去找到这样一瓶香水。虽然不抱什么希望,毕竟有些东西没了就是没了。

意外的是托马斯知道谁手中还有那么一瓶。

“你去找阿尔杨,他那里有一瓶,他基本上把拜仁出的所有香水都收了一份。”

曼努知道那个味道是什么样的,妖娆又厚重的香气,难以想象阿尔杨竟然会选择把这瓶香水也收藏了一瓶,气场上完全不搭。

他去找阿尔杨要的时候,阿尔杨一脸别扭得把那瓶镂空金边,瓶身修长,粉色十足的香水瓶拿了出来,“你少用一点。”

曼努内心暗笑罗本的抠门,又需要在面上假意称是,终于从他手中拿到了这瓶已经绝版了的早年美食调香水。

GCMS检测了它的大致成分,曼努自己也拿了试香纸沾了些嗅闻。

老实说,这个味道并不是很好闻,布特调香师本意是想要让脂蜡的厚重香气衬托出草莓的甘甜轻盈,但是由于当时合成香料的局限,以及成本的限制,并没有合适的脂蜡调香气原料可以使用,直接导致两者却没有很好的融合,反而让脂蜡皮革香气调性显得很突兀,在底香的时候突然冒出的味道让人猝不及防,并不能带给人们愉悦的嗅感,准确的说,这个嗅感,让人感觉吃草莓时味同嚼蜡。

但是草莓的仿真做得很好,抛去底香,这算是一款不错的草莓香气,但是缺乏特色。



我终于想起来更文了!!!最近沉迷工作细胞,真的好可爱!!想要写工作细胞paro!!!这章简单地过渡一下,但是是主线剧情的推动!!有很多想说的,但是好像用文字表达不出来,但我会尽力的,谢谢大家喜欢。


这是我看过最瞎扯淡的一场世界杯决赛,没有之一,不后悔了,虽然希望克罗地亚赢,但是无奈法国运气太好。唉。

祝他们一觉醒来能够释怀。

十二点钟结束的球赛,我到现在没有睡着。
我躺在床上不敢置信,但是我看到了诺伊尔的努力,即使全队放弃希望他也没有。跑到中圈让我想起了12年的德国对阵意大利。带着必死的决心去希望哪怕有一个机会进球,好笑又悲壮。
他一直是这样的人啊,很多人都说他不守门不务正业blablabla,但是真的讲的难听一点,这场球不管输几个,有区别吗?
反正就觉得粉他挺好的,做个人蜜挺好的,因为他这么多年,当他跑到中圈时,我就知道,他永远是我喜欢的那个诺伊尔,冲劲十足,绝不放弃,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知与要求,这样的一个人啊,怎么能让人不喜欢。
看着这场比赛几乎要落泪,我想念拉姆和施魏因施泰格,现在的诺伊尔几乎孤军奋战,曾经的队长队副不在了,他一人需要扛起球队,责任那么大,孤独的可怕。但我相信他,因为他是世界第一门将。
还想说很多,但是如鲠在喉。就先这样吧,想到什么再补充。